从大卫-席尔瓦到赫苏斯-巴斯克斯球员外租练级有这么难?

Posted byadmin Posted on2023年3月13日 Comments0

本篇文章一半的内容搬运了《阿斯报》记者Conrado Valle的稿子,这位作者主要回顾了大卫-席尔瓦早年外租埃瓦尔(19岁)、塞尔塔(20岁)的练级经历。来自加那利的“魔术师”上一轮西甲联赛并未在梅斯塔利亚登场,但他职业生涯早期在瓦伦西亚留下了非常辉煌的足迹,并且以瓦伦西亚球员的身份跟随西班牙国家队获得了2008年欧洲杯、2010年世界杯,最后为财政困难的母队留下了接近3000万欧元的转会费,去曼城创造了另一段十年辉煌。时过境迁,如今瓦伦西亚队身披21号球衣的,是20岁的小将赫苏斯-巴斯克斯。在一线名左后卫的当下(尤其主力是队长加亚),今年冬季转会窗他也曾经期望外租寻求上场时间,去往急需左后卫的赫塔费效力半个赛季,但这件对各方都有好处的事情居然遭到了瓦伦西亚管理层的否决,这是一件从球员本人和他的经纪公司、整个职业足球业内外以及大众足球迷们都难以理解的事情。

时间回到世纪初,14岁的大卫-席尔瓦离开拉斯帕尔马斯,加盟了瓦伦西亚的青训营。而在他更年幼的时候,由于身材瘦小,他被皇家马德里的青训营拒绝;之后离家乡不远的另一支岛队特内里费也曾经邀请过他加盟。但大体而言,21世纪初瓦伦西亚的招牌,并不比皇马逊色多少,因此他最终还是离开家乡来到了帕特纳体育城。

大卫-席尔瓦加盟瓦伦西亚青训体系之后,最初他很难适应,包括作为一个孩子在外住宿,他的家人多次建议他回岛发展。他的伯乐加西亚-皮塔奇和当时青训学院负责人马诺洛-托雷斯押注于他,帮助他留在了蝙蝠军团。在他们的建议下,时任瓦伦西亚主席曼努埃尔-略伦特帮助他租借了一整套公寓,席尔瓦的母亲和兄弟与他同住,再为席尔瓦的警察父亲一份劳动合同,负责帕特纳体育城的警卫工作。在搞定了这个孩子的生活起居问题之后,席尔瓦逐渐在瓦伦西亚青训体系中脱颖而出。

在晋升到梅斯塔利亚队之后,席尔瓦单赛季仅仅打了9场比赛,在那个赛季结束后,球员意识到自己想要在职业生涯中更进一步。席尔瓦的父亲Fernando Jiménez回忆说:大卫想被租借到更高级别的联赛锻炼自己。就在此时,昔日的意甲劲旅帕尔马出现了。

时任帕尔马体育总监阿里戈-萨基建议球队签下大卫-席尔瓦,他在观摩了瑞士进行的U19欧青赛之后,相中了效力于瓦伦西亚的大卫-席尔瓦和劳尔-阿尔比奥尔,费德里科-帕斯托洛雷作为中间人,与蝙蝠军团就租借大卫-席尔瓦达成一份两年的原则性协议。然而当时帕尔马的经济问题太多了,最终大卫-席尔瓦没有去往亚平宁半岛。那一年8月,大卫-席尔瓦与巴斯克小镇球队埃瓦尔牵手,之后这段经历成为了他职业生涯的重要阶段。

大卫-席尔瓦的经纪人阿马格尔-兰杰尔与多家西乙俱乐部联系,埃瓦尔技术主管哈维尔-佩雷斯正好在寻找一名左脚攻击手,在没怎么看过席尔瓦比赛的情况下选择了这名球员。在埃瓦尔名帅门迪利巴的执教下,席尔瓦成长为一名真正的职业球员和成年男人。在2004-2005赛季,大卫-席尔瓦代表埃瓦尔出场35次,其中32场首发主力,总计2822分钟的西乙比赛。除了在球场上以外,席尔瓦在巴斯克小镇还学会了一些在瓦伦西亚和加纳利岛上不可能学到的事情,比如说清除汽车挡风玻璃上的风雪和冰块。

席尔瓦的父亲说道:“大卫期待的是竞争,提高一步,证明他拥有在顶级联赛中效力的能力,对于不愿意离开舒适区的年轻孩子,我是不太赞同的。”年轻的席尔瓦与何塞巴-略伦特、加里塔诺、摩西成为队友,听从门迪利巴的指挥,形成了自己的球风。

2005年夏天,埃瓦尔的租借生涯结束了,大卫-苏比拉茨选择基克-弗洛雷斯担任教练。就像现在的赫苏斯-巴斯克斯身前有何塞-加亚、托尼-拉托一样、当时的瓦伦西亚中前场有巴勃罗-艾马尔、维森特-罗德里格斯,时任瓦伦西亚体育总监哈维尔-苏比拉茨认为,年轻的席尔瓦最好再外租一个赛季。最初这名球员的租借成为基克-弗洛雷斯从赫塔费跳槽到瓦伦西亚交易的一部分,预备和他一起去往阿方索佩雷斯球场的还有另一匹边路快马加维兰。但当时大卫-席尔瓦居然没有通过马德里南部球队的体检;又过了一小段时间,他最终来到了加利西亚,租借加盟了一直崇尚进攻打法的塞尔塔。

在维戈,席尔瓦的职业生涯更进一步,他登陆西甲后,立刻拥有了30多场的比赛记录,而在这之后的那个夏天他回归瓦伦西亚(小丑已经离队,维森特饱受伤病困扰),2006-2007那个赛季就在欧冠赛场上一鸣惊人。后面的故事都已经为我们所熟知了,国家队、曼城、皇家社会……在结束了十年的蓝月生涯之后,瓦伦西亚曾有机会免签这位昔日主将,因为基于大股东林荣福的“足球哲学”,席尔瓦是老将,未来不具备市场价值,所以他并没有回到瓦伦西亚。2020年夏天席尔瓦最终情定圣塞巴斯蒂安,目前仍然在西甲赛场上贡献自己的余热,,是皇家社会战术体系中的重要一环。

从大卫-席尔瓦的故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欧洲足坛,顶级联赛的强队青训球员外出练级是欧洲足坛非常普遍的做法。效力于埃瓦尔、塞尔塔的两个赛季,帮助大卫-席尔瓦踏入了职业足球的门槛,获得了充足的上场时间,避免了与母队同一位置成名球星竞争上岗,等到自己羽翼丰满、前辈淡出之后,接过了他们的衣钵,成为了球队新一代的传奇。

回顾瓦伦西亚在本世纪初的一些青训名将,除了大卫-席尔瓦以外,像大卫-阿尔贝尔达、安德烈斯-帕洛普、米格尔-安古洛、劳尔-阿尔比奥尔、巴勃罗-埃尔南德斯(回购)再到之后的帕科-阿尔卡塞尔,他们无一例外,青年时期有过外租寻求上场时间的经历。通过外租练级,最终他们都为蝙蝠军团带来了体育层面的回报,转会离队的球员更带来了经济层面的回报。而在西甲联赛内,像皇家马德里对自家的青训球员更习惯带回购条款出售——如果球员在外发展出色,那么像卡瓦哈尔、卡塞米罗、莫拉塔这样的球员也相当于在别的球队“练级”成功,银河军团通过回购条款,也能在他们身上得到更多体育层面上的回报。

现年20岁的赫苏斯-巴斯克斯一直是FM妖人,也是瓦伦西亚左后卫生产线上的新一代优秀球员,他在博尔达拉斯执教期间已经展现出具备西甲联赛的主力水平。他的21号前辈大卫-席尔瓦,在巴斯克斯当前的年龄时,还不像他这么被普遍看好,但他通过两个赛季的外租,拥有了足够的上场时间,最终成长为了世界足坛的顶级球星。所以这也不难理解,今年赫苏斯-巴斯克斯在拥有了一线队号码后,缺少联赛上场时间,此时雄心勃勃的他希望在冬季转会窗外租效力,最终瓦伦西亚撕毁了与赫塔费达成的原则性一致协议。留队后的赫苏斯-巴斯克斯仍然缺少上场时间,这让他本人感到非常不满。

Conrado Valle这篇原文,将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咎于大股东林荣福。因为林荣福与阿莱曼尼、隆戈里亚、马塞利诺“三驾马车”闹翻,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新加坡人在2019年夏天押注于两名本队青训球员:费兰-托雷斯、李刚仁,而三驾马车在那个夏天最初的决策也正是将这两名球员外租练级。原作者在这篇文章中表示:林荣福觉得自己的决策高明,喜欢自作主张,将优秀的本队青训球员强行留在本队——像这一次赫苏斯-巴斯克斯,也是因为大股东直接向制服组下令,让瓦伦西亚现任21号今年冬窗留队,就此失去了外租锻炼涨球的好机会。

但这样的说法其实是有一些偏离事实的,赫苏斯-巴斯克斯留队的要求最初是加图索向林荣福提出的。在世界杯赛后的第一场西甲联赛中(VS比利亚雷亚尔),加利西亚中场尼科-冈萨雷斯意外伤缺,至今仍高挂免战牌,此事打乱了今年冬季转会窗的球队引援计划。本来,加图索认为球队中场并不缺少“6号位”,但尼科受伤后他要求球队立刻补充相应的人员(吉利亚蒙在加8看来竞技状态不佳),并且意大利教头要求的人选还都成本不菲,以瓦伦西亚的FPF无法签下他们。

在引援人选迟迟无法到位、加图索与林荣福个人关系逐渐崩坏之时,教练的决策是让他本人非常偏爱的托尼-拉托成为一名万金油球员,代打右边前卫(卡斯蒂列霍也伤了)、6号位中场。如此一来,球队的正印左后卫就只剩下加亚和巴斯克斯两名球员。在新援未到位的情况下,加8拒绝赫苏斯-巴斯克斯租借加盟赫塔费,而后者甚至等待了这名球员多时,直到冬季转会窗结束的前一天只听到加图索下课的消息,瓦伦西亚21号都没有到队。

所以,笔者看到很多不明就里的球迷一直好奇发问,为什么瓦伦西亚的战绩一落千丈,为什么加图索突然下课了以及他是否负有主要责任?万年被问候家人的俱乐部大股东林荣福对此又负有多少直接责任?

我们就事论事分析:加图索明知道自己要求的新援成本超出了俱乐部的承受能力,仍然拒绝技术主管科罗纳向他提供的多名妥协球员,最后新援一个没来,自己还在转会窗尾声阶段突然撂挑子走人,他对球队的现状有没有责任?当然有!

大股东林荣福对加图索出尔反尔,承诺的续约拉托三个赛季,结果抛出一份侮辱性的工资减半“1+1”合同,最终搅乱了教练的心态把他气走了,林荣福是不是万恶之源?也可以说是。

但从上文来看,球队崩坏的起源,是尼科-冈萨雷斯的意外受伤,此后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单单站在加图索和林荣福个人的立场上,他们也有各自的道理:作为教练,我想补充的球员当然是一个不可能便宜的即战力;作为老板,我一定要为不合理的要求买单,让教练签下一个税后工资高达700万欧元的萨乌尔或者卡利亚里不肯低价出售的南德斯吗?

其实乱象的根源仍然在于,老板和主教练之间缺少了一个正常的俱乐部都拥有的一层缓冲力量:制服组。有人要说了,主席曾丽芬不是人吗?技术主管米格尔-科罗纳不就实际上在行使体育总监的职责吗?但事实上他们没有起到半点制服组应当具备的职能。在几周前,俱乐部为了确定新教练的人选,科罗纳甚至曾丽芬都不能远程请示林荣福,而是需要自己飞一趟新加坡,赶不及倒时差,就在Meriton集团公司例会上做一份项目报告的presentation,陈述Plan A和Plan B的各自利害,让林老板当面pick教练人选——巴拉哈就是这么走这么个流程定的,瓦伦西亚各家媒体的消息源都认为是因为他肯接受4个月的短合同,林老板觉得他便宜并且可以过渡到今夏请回努诺,遂敲定了这位多年西乙教练。但实际上消息源再靠谱的记者(无论你跟曾丽芬熟还是跟科罗纳是朋友),都无从知晓某一时间点上林荣福心中真正的想法是什么,兴许他自己的决策就是当天看心情,而制服组人员都只是听从他的最高指示——这就是瓦伦西亚管理层当前的政治生态。

像这样随心所欲的管理体系,林荣福可以今天可以和加图索相谈甚欢,明天就可能因为某件不起眼的小事把教练气走,导致整个俱乐部的正常运营“脆断”,然后就会直接体现在球队战绩上。像托尼-拉托这名本队青训球员,2019年夏天就因为林荣福临时起意,取消了三驾马车与PSV已经达成的1000万欧元永久转会合同(改为续约3年并纯租借),而这一次林荣福又对他续约3年的承诺出尔反尔,这不是反复拿他的职业生涯开玩笑吗?

我们说回球员外租的问题,在租借加盟赫塔费失败之后,留队的赫苏斯-巴斯克斯在990分钟的比赛内仅仅上场了139分钟,让他本人彻底爆发不满的是在莫里农球场对阵希洪竞技的国王杯赛,他在球队3:0领先后才出场了15分钟。

在20岁的年纪,赫苏斯-巴斯克斯的起点相比前辈费兰-托雷斯、李刚仁而言,可能稍有逊色,但相比上述两人,这名左后卫想要为母队瓦伦西亚效力的意愿更强烈。布劳略的儿子并不惧怕未来与队长加亚竞争球队的主力左后卫位置,但现在的他更希望能拥有更多的上场时间,效仿大卫-席尔瓦等多名前辈当年的轨迹,尽可能累计比赛经验,这对他本人的成长是大有裨益的。和当年的大卫-席尔瓦一样,赫苏斯-巴斯克斯愿意离开舒适区去寻求新的挑战,球员上场时间少的焦虑完全可以让人理解——同辈人像阿莱士-巴尔德、尼科-威廉斯已经入选西班牙国家队参加了世界杯。

无论怎么看,俱乐部将赫苏斯-巴斯克斯在冬季转会窗强行留下都是错误的选择。但在一支大股东任性决策、前主帅临阵脱逃、制服组的实际作用完全真空的俱乐部,发生这样的错误一点都不让人奇怪——就像瓦伦西亚这支球队目前在联赛中的排名一样。

Categor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