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团】智利战胜缺席的苏联50年后——“军政府利用了我们”

Posted byadmin Posted on2023年12月10日 Comments0

1973年9月26日,智利队在莫斯科与苏联队0-0战平。11月21日,智利队开始了与苏联队争夺1974年世界杯决赛圈席位的第二回合比赛。

在圣地亚哥的胡里奥-马丁内斯-普拉达诺斯国家体育场(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inez Pradanos),经过9次传球,队长弗朗西斯科-查马科-巴尔德斯(Francisco ‘Chamaco’ Valdes)在开场17秒后将球打入空门。奥地利籍主裁判埃里希-林迈尔吹响了终场哨,智利队以 1-0 的比分获胜(不久后因对手缺席,改记为 2-0 自动获胜),获得了参加次年夏天在西德举行的决赛圈资格。

然而,巴尔德斯的进球并不是因为其速度而闻名,而是因为当时场上只有智利一边的 11 名球员。

据红十字会估计,1973 年9-11月间,有 3 万多名皮诺切特领导的军事政变的反对者被关押在这座体育场里,最多时有 7000 人被同时拘留。但国际足联坚持比赛照常进行。

有亲戚被拘捕、在那一天代表智利队出场的莱昂纳多-韦利斯(Leonardo Veliz)后来说:“我认为极权的军政府利用了我们,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

西梅娜-乔治-纳西门托(Ximena George-Nascimento)在皮诺切特夺权一个月后的10月11日被监禁。她说:“1973年,作为国际足联和南美足联的会员国,智利被允许在一个用来拘留、折磨和杀害政治犯的体育场举行一场比赛,显示了国际足联和南美足联的虚伪。”

1973 年 5 月,电台记者弗拉迪米罗-米米卡(Vladimiro Mimica)在智利国家体育场,报道了当地球队科洛科洛对阵阿根廷独立队的解放者杯决赛第二回合比赛。

六个月后,米米卡再次来到体育场,因为国际足联的代表团前来访问。这一次,他是一名政治拘留犯,藏在看台下面。他描述了被看守殴打、遭受电击,以及被告知兄弟被杀、女友被的“心理折磨”。

现年 76 岁的米米卡说:“看守让我们躲起来,不许我们说话。但我们可以看到国际足联代表团。他们只是站在球场中央环顾四周。然后他们就离开了,并说球场和智利一切正常。”

“看到我们通过广播或电视向智利人民传递欢乐的体育场,一夜之间变成了关押政治犯的集中营,我感到非常奇怪。”

9月11日,皮诺切特推翻了社会主义者萨尔瓦多-阿连德的民选政府,当时智利正处于皮诺切特领导的军事政权的控制之下。在被炸前,阿连德在对全国的最后一次讲话中说:“这是我的遗言,我确信我的牺牲不会白费;我确信,至少这将成为一个道德教训,用以惩罚罪行、懦弱和背叛。智利万岁!人民万岁!工人万岁!”

数以万计的军事政权反对者遭到围捕。当监狱和警察局的牢房无法容纳所有被拘留者时,这座有7.5 万个座位的体育场就成了收容所。

阿连德一直与亲苏的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保持一致。因此,美国对智利的政权更迭感到满意。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曾在 2003 年就此事表示:“阿连德先生的遭遇是美国历史当中我们无法引以为豪的一部分。我们现在有一种更负责任的方式来处理此类问题。我们与智利合作,帮助它建立起负责任的民主制度。”

苏联表示,他们不会在该体育场比赛,并建议比赛应在中立国进行。而时任国际足联主席英国人斯坦利-罗斯,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曾在 1963 年支持重新接纳种族隔离的白人南非。他派出了一个代表团去评估智利的局势。在来自东德的赫尔穆特-里德尔、来自匈牙利的桑多尔-巴尔奇表示不想参与之后,秘书长赫尔穆特-卡泽尔和巴西人阿比里奥-德阿尔梅达前往了智利。

据《》报道,苏联足协也拒绝了在智利另一个城市进行第二回合比赛的折中建议。“在智利比赛是不可能的”,这是苏联足协给国际足联发出的直截了当的信息。

苏联队拒绝参加比赛的结果,是被国际足联取消比赛资格并处以罚款。这促使莫斯科方面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圣地亚哥体育场已经变成了折磨和处决的场所。苏联运动员不能在沾满智利爱国者鲜血的体育场比赛!”

“众所周知,由于推翻合法政府的法西斯暴动,智利全国到处弥漫着血腥的和气氛。”

然而,比赛仍在进行,只是没有了苏联。智利在世界杯上与东道主和最终的冠军西德、东德和澳大利亚分在一组,但未能从小组中晋级。

比赛结束后,智利队与巴西的桑托斯俱乐部踢了一场友谊赛(贝利因伤缺阵),结果智利队以 0-5 的比分输掉了比赛。

“没有对手的比赛太诡异了。”韦利斯补充道,“我们进球后,裁判吹响了哨子。之后我们踢了一场友谊赛。但我们心不在焉。”

“我们起初被带到不同的地方,最后被带到国家体育场。妇女们被关在游泳池的更衣室里。当时,这是一个露天游泳池,两端各有一个更衣室。

“我们一直被关在体育场,直到比赛开始或应该开始的时候。后来我们被带到圣地亚哥女子监狱。那里由修女管理,情况要好一些。我被关押了整整一年后,才获释。”

半个世纪过去了,纳西门托认为国际足联的观念几乎没有改变,因为该管理机构决定在卡塔尔举办2022年世界杯,尽管卡塔尔被指控严重侵犯人权,包括将同性恋定为犯罪、移民工人普遍死亡以及该国妇女权利有限。

但是她说:“回想起来,我并不认为我很愤怒。我觉得我更生气的是其他事情,而不是国际足联。我根本不在乎那帮腐败分子。它(国际足联)一直无视人权。从去年的卡塔尔世界杯就可以看出,一切都没有改变。”

国际足联声称,他们已经将意义深远的人权要求纳入了申办和主办过程,包括在章程中专门有一条关于人权的规定。但他们拒绝对1973年发生在智利的事件发表直接评论。

虎扑足球翻译团是一个聊球、八卦、学外语的有趣团体,只要对语言有一颗热爱的心,虎扑翻译团就欢迎你的加入

1973年9月26日,智利队在莫斯科与苏联队0-0战平。11月21日,智利队开始了与苏联队争夺1974年世界杯决赛圈席位的第二回合比赛。

在圣地亚哥的胡里奥-马丁内斯-普拉达诺斯国家体育场(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inez Pradanos),经过9次传球,队长弗朗西斯科-查马科-巴尔德斯(Francisco ‘Chamaco’ Valdes)在开场17秒后将球打入空门。奥地利籍主裁判埃里希-林迈尔吹响了终场哨,智利队以 1-0 的比分获胜(不久后因对手缺席,改记为 2-0 自动获胜),获得了参加次年夏天在西德举行的决赛圈资格。

然而,巴尔德斯的进球并不是因为其速度而闻名,而是因为当时场上只有智利一边的 11 名球员。

据红十字会估计,1973 年9-11月间,有 3 万多名皮诺切特领导的军事政变的反对者被关押在这座体育场里,最多时有 7000 人被同时拘留。但国际足联坚持比赛照常进行。

有亲戚被拘捕、在那一天代表智利队出场的莱昂纳多-韦利斯(Leonardo Veliz)后来说:“我认为极权的军政府利用了我们,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

西梅娜-乔治-纳西门托(Ximena George-Nascimento)在皮诺切特夺权一个月后的10月11日被监禁。她说:“1973年,作为国际足联和南美足联的会员国,智利被允许在一个用来拘留、折磨和杀害政治犯的体育场举行一场比赛,显示了国际足联和南美足联的虚伪。”

1973 年 5 月,电台记者弗拉迪米罗-米米卡(Vladimiro Mimica)在智利国家体育场,报道了当地球队科洛科洛对阵阿根廷独立队的解放者杯决赛第二回合比赛。

六个月后,米米卡再次来到体育场,因为国际足联的代表团前来访问。这一次,他是一名政治拘留犯,藏在看台下面。他描述了被看守殴打、遭受电击,以及被告知兄弟被杀、女友被的“心理折磨”。

现年 76 岁的米米卡说:“看守让我们躲起来,不许我们说话。但我们可以看到国际足联代表团。他们只是站在球场中央环顾四周。然后他们就离开了,并说球场和智利一切正常。”

“看到我们通过广播或电视向智利人民传递欢乐的体育场,一夜之间变成了关押政治犯的集中营,我感到非常奇怪。”

9月11日,皮诺切特推翻了社会主义者萨尔瓦多-阿连德的民选政府,当时智利正处于皮诺切特领导的军事政权的控制之下。在被炸前,阿连德在对全国的最后一次讲话中说:“这是我的遗言,我确信我的牺牲不会白费;我确信,至少这将成为一个道德教训,用以惩罚罪行、懦弱和背叛。智利万岁!人民万岁!工人万岁!”

数以万计的军事政权反对者遭到围捕。当监狱和警察局的牢房无法容纳所有被拘留者时,这座有7.5 万个座位的体育场就成了收容所。

阿连德一直与亲苏的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保持一致。因此,美国对智利的政权更迭感到满意。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曾在 2003 年就此事表示:“阿连德先生的遭遇是美国历史当中我们无法引以为豪的一部分。我们现在有一种更负责任的方式来处理此类问题。我们与智利合作,帮助它建立起负责任的民主制度。”

苏联表示,他们不会在该体育场比赛,并建议比赛应在中立国进行。而时任国际足联主席英国人斯坦利-罗斯,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曾在 1963 年支持重新接纳种族隔离的白人南非。他派出了一个代表团去评估智利的局势。在来自东德的赫尔穆特-里德尔、来自匈牙利的桑多尔-巴尔奇表示不想参与之后,秘书长赫尔穆特-卡泽尔和巴西人阿比里奥-德阿尔梅达前往了智利。

据《》报道,苏联足协也拒绝了在智利另一个城市进行第二回合比赛的折中建议。“在智利比赛是不可能的”,这是苏联足协给国际足联发出的直截了当的信息。

苏联队拒绝参加比赛的结果,是被国际足联取消比赛资格并处以罚款。这促使莫斯科方面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圣地亚哥体育场已经变成了折磨和处决的场所。苏联运动员不能在沾满智利爱国者鲜血的体育场比赛!”

“众所周知,由于推翻合法政府的法西斯暴动,智利全国到处弥漫着血腥的和气氛。”

然而,比赛仍在进行,只是没有了苏联。智利在世界杯上与东道主和最终的冠军西德、东德和澳大利亚分在一组,但未能从小组中晋级。

比赛结束后,智利队与巴西的桑托斯俱乐部踢了一场友谊赛(贝利因伤缺阵),结果智利队以 0-5 的比分输掉了比赛。

“没有对手的比赛太诡异了。”韦利斯补充道,“我们进球后,裁判吹响了哨子。之后我们踢了一场友谊赛。但我们心不在焉。”

“我们起初被带到不同的地方,最后被带到国家体育场。妇女们被关在游泳池的更衣室里。当时,这是一个露天游泳池,两端各有一个更衣室。

“我们一直被关在体育场,直到比赛开始或应该开始的时候。后来我们被带到圣地亚哥女子监狱。那里由修女管理,情况要好一些。我被关押了整整一年后,才获释。”

半个世纪过去了,纳西门托认为国际足联的观念几乎没有改变,因为该管理机构决定在卡塔尔举办2022年世界杯,尽管卡塔尔被指控严重侵犯人权,包括将同性恋定为犯罪、移民工人普遍死亡以及该国妇女权利有限。

但是她说:“回想起来,我并不认为我很愤怒。我觉得我更生气的是其他事情,而不是国际足联。我根本不在乎那帮腐败分子。它(国际足联)一直无视人权。从去年的卡塔尔世界杯就可以看出,一切都没有改变。”

国际足联声称,他们已经将意义深远的人权要求纳入了申办和主办过程,包括在章程中专门有一条关于人权的规定。但他们拒绝对1973年发生在智利的事件发表直接评论。

虎扑足球翻译团是一个聊球、八卦、学外语的有趣团体,只要对语言有一颗热爱的心,虎扑翻译团就欢迎你的加入

根据当时的民调,政变前,智利全国由于制裁的原因已经逼得民众在面包和阿连德间,迫于生存将会在马上要进行的选举中选择让阿连德下台,这个结果在阿美的角度考虑是一种相当体面且能够引以为豪的外交胜利,但是却因为皮小将个人膨胀的野心提前进行强行夺权,平白无故的多了个殉道反抗者的精神图腾,虽然结果一样,但是过程堪称屎味的巧克力,处于立场原因只能硬吞下去,所以鲍威尔才会说这件事很不光彩。之后包括官方虽然没停援助,但是也经常会指责皮小将独裁敲打他,否则咽不下这口气。

根据当时的民调,政变前,智利全国由于制裁的原因已经逼得民众在面包和阿连德间,迫于生存将会在马上要进行的选举中选择让阿连德下台,这个结果在阿美的角度考虑是一种相当体面且能够引以为豪的外交胜利,但是却因为皮小将个人膨胀的野心提前进行强行夺权,平白无故的多了个殉道反抗者的精神图腾,虽然结果一样,但是过程堪称屎味的巧克力,处于立场原因只能硬吞下去,所以鲍威尔才会说这件事很不光彩。之后包括官方虽然没停援助,但是也经常会指责皮小将独裁敲打他,否则咽不下这口气。

根据当时的民调,政变前,智利全国由于制裁的原因已经逼得民众在面包和阿连德间,迫于生存将会在马上要进行的选举中选择让阿连德下台,这个结果在阿美的角度考虑是一种相当体面且能够引以为豪的外交胜利,但是却因为皮小将个人膨胀的野心提前进行强行夺权,平白无故的多了个殉道反抗者的精神图腾,虽然结果一样,但是过程堪称屎味的巧克力,处于立场原因只能硬吞下去,所以鲍威尔才会说这件事很不光彩。之后包括官方虽然没停援助,但是也经常会指责皮小将独裁敲打他,否则咽不下这口气。

根据当时的民调,政变前,智利全国由于制裁的原因已经逼得民众在面包和阿连德间,迫于生存将会在马上要进行的选举中选择让阿连德下台,这个结果在阿美的角度考虑是一种相当体面且能够引以为豪的外交胜利,但是却因为皮小将个人膨胀的野心提前进行强行夺权,平白无故的多了个殉道反抗者的精神图腾,虽然结果一样,但是过程堪称屎味的巧克力,处于立场原因只能硬吞下去,所以鲍威尔才会说这件事很不光彩。之后包括官方虽然没停援助,但是也经常会指责皮小将独裁敲打他,否则咽不下这口气。

不全是皮带帅,阿连德身边的猪队友也在那上蹿下跳煽动情绪,搞得军方以为阿连德要先下手为强了,结果政变开始后阿连德拒绝了皮带帅送走他的飞机,以身殉道,这位声称“战斗到底”的屑左头子(名字太长记不得了)倒是很快溜到国外去了,最后活得比皮带帅还长

不全是皮带帅,阿连德身边的猪队友也在那上蹿下跳煽动情绪,搞得军方以为阿连德要先下手为强了,结果政变开始后阿连德拒绝了皮带帅送走他的飞机,以身殉道,这位声称“战斗到底”的屑左头子(名字太长记不得了)倒是很快溜到国外去了,最后活得比皮带帅还长

Category

Leave a Comment